东京大逃亡:东京奥运铁人三项选手“粪水”中游泳呕吐到昏厥

这届东京奥运会槽点满满。但大家都没有想到第一个出圈的项目竟然是铁人三项。

7月26日,奥运会铁人三项的游泳项目在日本的东京湾举行。但这次的比赛有点“过粪”,实在心疼选手们。

赛前很多运动员就因为东京湾水质太差、“味道难闻”退出了比赛,更有的选手表示“东京湾的水有厕所一样的臭味”。

当时大家还以为退赛的选手矫情呢,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tlbwd.com/,奥运会毕竟日本“马桶里的水可以直接喝”,这么一个有工匠精神的国家,咋会出现这种让人作呕的事情呢。

铁人们冲过终点线后,已经完全没有精力欢呼庆祝了,全都东倒西歪的在地上狂吐不止。那画面还以为是大家集体食物中毒了呢。

尤其是获得第一名的冠军,可能是用力过猛,精力耗费得更大,游泳中不小心呛了几口水,吐完之后只能让工作人员推来轮椅,坐着轮椅,离开了比赛现场。

事实上,在2017年东京奥组委在对这片水域抽查的时候就发现这里的“水域大肠杆菌达到国际铁三比赛规定标准值的21倍,肠球菌也超过国际游泳协会标准值的9倍。”

后来日本人对这片水域也进行了治理,但是东京90%地区的居民生活污水、下水道厕所污水最终都排放到东京湾,想要提高水质过于困难。

所以有人评论说这里的水“也就比恒河的水干净那么一点点,如果印度人来比赛,那会非常有优势。”

而且在26号的比赛中,气温30度以上,高温炎热,那种味道想想都非常地销魂。此次能顺利完成游泳比赛的都是“真铁人”。

相比较他们,2008年在北京参加奥运会铁人三项比赛的选手们实在太幸福了。

不止水质饱受诟病,东京奥运铁人三项在比赛开始的时候就闹了个乌龙,当时有三分之一的运动员被摄影船拦住,但裁判根本没有注意到,还是吹响了哨子,有一半的选手没有跳进海里,不得不重新开始比赛,而那些多游了几分钟的选手成绩受到了很大影响。

26号铁人三项选手呕吐的原因,有日媒甩锅地说是因为天气炎热和运动员高强度的比赛导致的,表示东京湾水质杠杠地好。

我们的姑娘仲梦颖、辛鑫的比赛都要在这里进行,实在让人为她们担心:仲梦颖已经在27日上午在这里完成了女子铁人三项,而辛鑫将要在这里游10公里,参加马拉松游泳。

主动劝选手弃权,还是第一次遇见,但这也足以可见东京的“环保”“绿色”奥运,搞得实在太差了。

说起来,这届东京奥运会,从还未开始举行,到开幕式再到现在已经进行的比赛,都有很多事情值得吐槽。

正常来说,最近东京处于高温天气中,为了运动员安全和比赛的观赏性,很多室外项目会调整在傍晚或者晚上举行。

但日本东京奥运会就非要反其道而行之,比如网球比赛基本都被安排在中午11点左右进行。而这时东京的一般气温在34摄氏度,人体体感温度达到了38摄氏度。

很多网球选手为此抱怨和抗议,像网球名将德约科维奇和梅德韦杰夫都要求调整比赛时间。德约科维奇吐槽:东京奥运会网球比赛是在挑战运动员的极限。梅德韦杰夫则直言:这样的温度和湿度太恶劣了。

但组委会表示,改时间是不可能改时间的,因为这个时间是“美国爸爸”们最佳观看比赛的黄金时间。

前横滨市市长中田宏更是在推特示爱美国爸爸:我们这样安排比赛,就是为了配合美国电视收视率高的时间段。

对此,日本观众自己都吐槽称:“日本奥组委这样安排,不是运动员优先,而是美国观众优先。”

作为奥运会的举办方,一般都会有“东道主优势”,但像东京这样明目张胆、毫不顾忌地为自己谋求东道主福利的还真不多见。

比如,这次日本就增加了混双乒乓、滑板、空手道等项目,保守估计拿下4枚金牌。

而已经结束的滑板比赛就搞笑了,不但评分标准模棱两可,男子滑板比赛中日本选手堀米雄斗在比赛中,多次摔倒,还是拿下了冠军。

女子滑板比赛中,13岁的日本选手西矢椛获得女子街式滑板冠军,于是日媒来了一个非常让人无语的宣传:“13岁零331天超越伏明霞13岁345天,成为亚洲历史最年轻的奥运冠军。”

在乒乓球混双比赛中,东京奥委会禁止选手“吹球,摸桌边”,这是明晃晃针对中国选手。但他们的选手在比赛中“吹球,摸桌边”却不被吹哨,赤裸裸地双标不要脸。

这眼瞎得十分及时,为了金牌,东京也是十分的拼,把东道主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地发挥了出来。

但这些东道主优势不算啥,毕竟是默认规则,各国运动员被黑了,忍忍也就过去了,但“生命安全”实在太让人担心了。

比如,提供给运动员的“核定食”,你是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谁知道,“核定食”的影响会持续多久呢?

而东京疫情又一点没有减弱的趋势,还在持续爆发中,加上日本抗疫措施漏洞百出,不断有运动员因为感染新冠,被迫退出比赛。

这届奥运会,比的是谁命大!能拿到冠军不算啥,能健康离开东京才是真男儿。各国比的也不是奖牌数量,而是离开东京时,谁的队伍健康率最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