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倩:我与射击相互成就 比赛是自己和自己的较量

2021年7月24日,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后第1个比赛日,杨倩现身女子10米气步枪资格赛赛场,最终将东京奥运会首枚金牌收入囊中。7月28日,作为中国首位“00后”奥运双金得主的杨倩随射击队归国队员返回祖国。

杨倩:我没有刻意去看我总环数的成绩,我是“信息回避”的态度,不让自己过多关注成绩,而是做好过程。我们面前有一个小屏幕,是个人的积分,靶位前面也有一个大屏幕是总排名的成绩,但我只知道自己的成绩,并没有关注大屏幕的排名。我还是想专注投入到自身,不去管别人打多少,这个项目虽然是选手之间环数的较量,但我觉得各自打的过程是自己和自己的较量。

决定胜负的最后一枪,加拉什娜失误仅打出8.9环,杨倩打出9.8环,从而以总成绩251.8环逆转夺冠。

杨倩:最后一发心理压力特别大,因为当时自己也清楚只有0.2环的差距,会更想做好这一发,所以在做的过程当中就变得有些小心翼翼,在我应该击发的时机没能扣出去,击发时机有一些延迟了,扣出去的时候,自己也感觉到了这一发可能不太好。我觉得俄罗斯选手也是心理压力特别大,因为心理负担特别重的时候,整个人枪的晃动是特别大的,基本上可以用抖来形容。这种情况下,其实是特别难找到一个合适的击发时机去进行击发的,所以我觉得她出现这种失误也可以理解。

拿下首金之后,杨倩的奥运之旅并没有结束。7月27日,杨倩搭档杨皓然,再夺混合团体10米气步枪的金牌。当被问到在很短的时间内拿到两块金牌,成为大家关注的“明星”是什么感觉时,杨倩谦虚表示:“一开始有点蒙的感觉,后面慢慢平复下来,既然我已经从领奖台上下来了,那之后的路又是全新的开始,我需要为后面做准备。”

杨倩与射击的缘分,要从11岁那年的“垒弹壳”说起。那年,挖掘了杨倩的教练前往全国各地招生,发现了她的天赋。

回忆起参加招生时的情形,杨倩表示,所谓的“天赋”其实就是看大家的稳定性,比如单腿闭眼站立和叠弹壳测试。“我们小口径子弹有分弹头跟弹壳的,我们需要拿着一张乒乓球板,在这个板子上一颗一颗去垒弹壳。我当时最高垒了7个,别人正常的话可能(垒)三四颗或者四五颗。”

后来,杨倩顺利通过测试,成功入选宁波体育运动学校射击队,开始了边学习边射击训练的日子。

长年累月做射击训练,杨倩也会出现枯燥的感觉,她说,刚开始会特别羡慕别的小朋友拥有很长的假期,但是慢慢这么多年练下来,自己已经习以为常了。

从11岁开始,杨倩沉浸于一项安静而孤独的运动中,经年累月寻找着扣动扳机的时机。2016年,杨倩被清华大学附中射击特长班录取。2019年,正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就读的杨倩入选中国国家射击队,由于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举办时间被迫推迟了一年,这让年轻的杨倩有了更多机会。

杨倩:我进国家队晚,国际比赛少,如果奥运会没有延期,我的排名可能就入选不了奥运会了。一直以来,我们国家射击队选拔参加奥运会的选手都是通过积分制,往年一些世界杯或者选拔赛当中会有不同的积分,逐步累加到最终选拔赛打完,排名靠前的两名选手进入到参加奥运会的队伍当中。因为疫情,奥运会延期,我们大家都集中在国家队进行封闭训练,当时也没有觉得自己能打奥运会。按部就班的训练,反而让我在选拔赛当中取得了一个比较好的成绩。

在中国国家射击队东京奥运会最终队伍的四场选拔赛中,杨倩包揽了女子10米气步枪个人冠军,并以295分位列积分榜第一,从而获得2020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

首次出征奥运,斩获两枚金牌,中国“00后”小将杨倩从东京载誉归来。隔离结束后,杨倩将重返她的日常。

杨倩:时间是有限的,我尽量去平衡,该学习的时间认真学习,该训练的时间认真训练,在什么样的时间做什么样的事情。现在打枪对我来说已经成为家常便饭的事情,但学习这件事情是伴随一生的,任何年纪任何时候都要学习,所以我觉得学习对我来说现在更具挑战,因为你需要不断学习新的知识接触新的东西,这也是一个不断充实自己的过程。

而对于“射击”这件事,杨倩表示:“可能(我)一开始只是出于好奇接触了它,但随着我的成长,我觉得它已经融入了我的生活,一直伴随着我,我觉得我跟它之间是相互成就的关系,射击成就了我,我也用我的热爱对它负责。我跟射击之间的故事还长着呢,我现在也才21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tlbwd.com/,奥运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