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的圣地亚哥–狂热的朝圣之地

记得以前看过描写圣地亚哥的文章,文章的内容大约是说世界上有至少三处地方名叫“圣地亚哥”,然后介绍了美国的圣地亚哥,那是一座现代文明之城,和我现在的生活之地(西班牙的圣地亚哥与我所生活的拉克鲁尼亚同属一个省份,乘火车只一个小时)有很大的区别。应该说西班牙的圣地亚哥历史最久远、最“正宗”,而美国或是智利的圣地亚哥只是她的“再版”。

在九月一个阴雨的早晨,我终于来到了让我有那么多牵挂的这朝圣热土,亲历了一番让我存有无限幻想的神圣之地。刚得知这天因是加利西亚地区的“朝圣节”而放假,我就乘上了去圣地亚哥的火车。而因为是节日放假的缘故,所以公车停开、火车减少班次连商店也关门大吉,因而在这一天出游必须徒步行走且备足干粮,这样正好符合了朝圣者的标准。

由于西班牙人的懒散拖拉已成习惯,火车晚点了约40分钟。刚下火车就听见了卡泰特拉尔(catedral,大教堂)的钟声,一声接着一声,一声紧过一声的,本来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人已逐渐寻钟声而去了,而我还没来得及四处游览也顺着人群来到教堂。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tlbwd.com/,纽卡斯尔联

由罗马教皇主持的弥撒仪式还没有开始,而广场上人越涌越多,没有退路我只有往大教堂里走,起初惊叹这里有罗马内斯库风格的建筑和金碧辉煌的装饰性雕刻,可是越往深处走,看到的各种神灵的雕像给我的感觉却是阴森的。再看看周围人那是各地慕名前来的朝圣者,基督信徒,他们身后背着有一人高的大行囊,一脸疲倦但表情庄严而肃穆,有的还手拄一根破竹棍,带着一路风餐露宿的艰辛和800多公里的灰尘来到这里。昨天的圣地亚哥是圣者圣雅各布的埋葬之地,是朝圣之路的终点;而今天,今天的圣地亚哥却成了基督信徒们的精神寄托。

而我此时亦体会到了我与狂热的朝圣者之间的文化差异和宗教信仰的差别,因此也无法理解他们的种种宗教行为,比如他们会在圣雅各布雕像旁的石柱上留下自己的五个手指的印记;还有沿祭坛的楼梯上到雕像位置时,他们会俯下身亲吻一下这位圣者的披风。

音乐响起,那是唱诗班风格的歌曲,信男信女们立刻合着歌曲来到广场,亲睹教皇为信徒们洒圣水和涂油礼。而我已经被人群挤得窘迫不堪早已没有了游兴,因此也不愿意长时间地观看那些近乎愚昧的(请原谅一个非基督徒的无理用词吧)宗教仪式了。只想离开人群,四处走走,可是城中的两条街道没花两个小时便走完了,再看看也就只有卡泰特拉尔了。

晚上十点我已乘上回拉克鲁尼亚的火车了,我的整个圣地亚哥之旅只花了约七个小时(比旅游图册中介绍的所需时间长,一般只需四个小时足够了),在回去的路上我反复地念着“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decompostela)这座小城的名字,现代文明社会里竟然还会有这样“世外桃园”存在,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我也终于能听出这个名字里面含有基督教徒们对宗教的狂热追求。

而圣地亚哥这座神圣的小城虽然随着时代的变迁也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但在无数朝圣者的捍卫守护下,这里从古至今一直沐浴在绵绵细雨中,无声无息地等候着虔诚的教徒们投向它的怀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